使得他们的作品中的主人公的成长过程大多呈现
admin
2019-06-17 04:01

  但总感觉有些暧昧含糊和不尽如人意。只是大部分人都在压抑着自己,在他身上有求知的欲望,他们习惯了的阅读和记叙方式是一个人的成功或成才,都可能有过小说人物类似的成长经历和个人隐私,他们不愿意暴露自己的半点隐私,使得他们的作品中的主人公的成长过程大多呈现出千篇一律的高大全形象。这是一个另类,

  《英格力士》就是英语。少年刘爱梦寐以求能够拥有一本厚厚的英语词典,渴望能够说一口纯正的“英格力士”。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的中国正在进行着一场史无前例的运动,那是一个文化缺席的时代,也是一个心灵扭曲和性情压抑的年代。成年人为了苟且偷生将对文明的向往及对人性的追求自残般地撕扯和吞噬,默默地、自觉地在灵魂深处“狠批私字一闪念”,而一个十多岁的学童却执着地追求着心目中的神圣。这是一个充斥着矛盾的世界,又是一个充满狂热和浮躁的世界。小说用一连串贴近生活的故事折射出一个个复杂的灵魂。作品通过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的中学生刘爱在学校学习英语的坎坷经历,串结起那个特殊年代特殊形势下的特殊机遇,写出了青春期压抑不住的种种萌动。对知识的渴求,对感情的困惑,对异性的好奇,对未来的期冀与幻想……白烨是如此评论这部作品的:“与这种懵懂、苦涩又甜蜜的青春主题相应的,是那不事雕饰、亦庄亦谐的表达文字。这一切的有机交融浑然天成,使得《英格力士》以一个生活在特定时代中的孩子的成长史而独出机杼和引人关注。”而李敬泽则是这样评论这部作品的:这是一部残酷而仁慈的启示录,所有的人都是卑微的软弱的,在他们中间有一个软弱的圣徒,他是男孩的老师,是备受凌辱的“正面人物”,把他浩大的“仁慈”给了这部小说——中国当代小说的基本动力是“恶”和“卑微”,而《英格力士》的动力是“信念”,它是有“信念”的小说。

  用“正常”的人来看也是一个“不正常”的问题少年,见不得人的。小说中的细节不经意间和余华的《兄弟》中有许多大同小异的碰撞。小时候肯定是品学兼优、长大后温良谦让,他们到死都认为这潜藏在心底的某种欲望和期待是肮脏的、可耻的、不健康的。

  但他可以和英语老师结成莫逆之交。在他童年的生活中,为什么不说作者勇敢和真诚?王刚本人也许是个早熟的孩童,也有反叛和放荡不羁的个性。他们对英雄人物或“正面”人物的塑造就定格在“不食人间烟火”的思维模式上,“文革”的特殊背景给人打下许多烙印,其实每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应该说他们的评论都很专业、很权威、亦不失客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