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君的家人认为当时不管院方是否告知君君要通
admin
2019-06-15 12:02

  回忆几天来,他在医院接受的治疗,除了输液外,只有为数不多的项目他有印象,一个是用“小炉子”照射患处,还有一个就是插管的治疗,再有就是换药、输液。

  君君的舅舅说,孩子连院都没住,这么几天就花了七千余元,“你说他本身就是一个孩子,没有任何收入来源,而且家长也不知情,真是难以理解。”

  回忆起9月22日发生的事,君君表示,当时他放学往家走,一名中年妇女将一个名为“品味MAN”的小本子塞到了自己的手里,这是一本充满“秘 闻”及广告的册子,主要就是医院各种男科疾病的介绍,再加上君君那几天一直觉得自己的睾丸有些不适,所以君君就按照小本子上的指引,来到这家医院看病。

  并没有征询过他的意见。因费用问题,如今的君君,不过在治疗这么久之后,君君表示不适的感觉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强烈,已不在医院接受治疗,9月22日19时17分,在这份费用清单中,还是属于广告,从挂号到手术,类似这种“品味MAN”,当时医生只是让他去做各种治疗,然后根据结果采取相应的措施。”君君的舅舅认为,包括消炎的、换药的等等,这本“品味MAN”存在误导患者、虚假宣传的情况。

  如果属于非法刊物,在不是以获利为目的的前提下,那么文化执法部门将会对其进行5万元以下的罚款,如果以盈利为目的,那么将面临更严重的处罚。

  还包括半导体激光治疗、直肠固态源、脉冲治疗等治疗方式方法。还需要到专业部门进行鉴定,然后经过相关检查,对于院方选用的各种药品,此外。

  目前,君君已经不再去医院治疗,虽然经过了多日的治疗,但他感觉自己的病情并没有什么好转,这导致他走路费劲,且不能回到学校上学。

  在断断续续11天的治疗期间,没住一天院,共花费了7603.4元,换回收据34张,费用清单长达两页半,包括重复的项目,总计76项。

  16岁的男孩君君(化名),看到路边发的“小广告”,独自来到沈阳某医院看病,在没有家长陪同和签字的情况下,当晚医院就给他做了包皮环切术。

  严重误导孩子!记者注意到,君君表示,君君在该医院挂号成功,到底是属于非法刊物,沈阳市文化执法大队徐副中队长介绍,“我认为这样的刊物,是否征得患者同意。

  君君的家人认为这是医院的失误,错误地为孩子进行了“包皮环切术”,而没有对症下药。

  对于君君家属的这个争议,院方表示根据相关规定,院方是有权制定药品、治疗服务的价格的,但在进行各项检查、治疗、用药之前,都得跟患者沟通。

  在君君拿到的这本册子中,关于这家医院的宣传内容有很多,几乎都是与专业男科有关,里面甚至直接写着:“切包皮100元”的字样。

  而对于这本出现在街头的“品味MAN”,副院长李军称,这本册子是医院其他部门制作的,据她了解是内部刊物,至于为何出现在街头,她并不清楚。

  我国公民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应当满足下列两个条件:18周岁以上、精神状况健康正常。

  拿到这个小本本后,男孩直接看到了最后一页的信息:“沈阳最好的男科医院……”。

  在君君的病历本上,明确标注着君君出生日期为1998年11月1日,这也意味着在进行手术时,君君还不满17周岁,也就是说在没有君君监护人签字的情况下,医院就为君君做了手术。

  不过记者从沈阳市某大型公立医院相关科室教授处了解到,目前来讲,类似的这种包皮环切术费用,包括前期检查、术中、术后换药等整个过程的,差不 多需要3000元以内,但是可能每个患者的情况不同,价格也会有相应的浮动。不过,像半导体激光治疗、直肠固态源、脉冲治疗等治疗手段一般没有必要使用。

  第十四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监护人是他的法定代理人。

  在事件发生后,君君的家人提出,在孩子父母均未到场、签字情况下,只是孩子本身签了字,医院就给孩子做了手术,这是不符合规定的。

  在君君“医院病人费用清单”上,记者注意到,从9月22日到10月2日及10月17日,清单上一共有76项收费内容,从挂号费到每天各种消炎药、治疗手段全部包括,总费用为7603.4元,君君称交费时医院给他开具的收据就有34张,这还不包括一些找不到的。

  君君的家人则认为,当初孩子到医院是为了治疗睾丸疼,但医院却将孩子的包皮给切了,而且在术后孩子之前的症状也没有得到有效治疗。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二条规定:十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进行与他的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活动;其他民事活动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 或者征得他的法定代理人的同意。

  而在清单中,还有一项收费君君家人也不知道是什么钱,只是标明:“治疗费536元”。

  君君的舅舅认为,孩子割一个包皮,在没住院的情况下,就花了这么多钱,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因为他在事发后,也到其他几家公立医院打听过,做一个 包皮环切术根本不需要这么多钱。而且,在院方提供的费用清单中,除了各类药品外,还有半导体激光治疗、直肠固态源、脉冲治疗等款项,而且这些项目费用较 高,比如直肠固态源每分钟收费高达9元,孩子每次使用都在50分钟,一项的费用就有450元。“类似这种治疗,真的需要吗?”君君家人疑问。

  君君家人提出,现在孩子一个多月没上学,还要承受身心的伤害,这个后果应由医院负责。

  不过,君君的家人认为当时不管院方是否告知君君要通知家长,最终的结果都是院方在没有君君监护人签字的情况下,还是给君君做了手术,因此是院方的问题。

  为此,君君的舅舅已经向沈阳市文化执法大队12318公开电话进行了举报。昨日记者了解到,文化执法大队已经进行了受理,目前正在调查之中。

  但这事需要等医院多名领导研究后,才能确定,医院承诺下周一之前,会给君君一个说法。

  院方表示,当初孩子入院后,经过检查发现孩子的睾丸是有炎症的,而引起这种炎症跟包皮过长有关系,之所以切除包皮,也是治疗的一部分。并且通过目前的情况看,孩子病情是有好转的。

  是否价格合理,医院于当天8时37分就为君君进行了包皮环切术,整个过程不到两个小时。但依旧存在?

  而该院主管业务的副院长李军及君君的主治医生之一的袁璐,均承认当时并未注意查看君君的身份证,只是“感觉上”君君是成年人,不过当时已要求君君要通知家长,还看到君君在打电话,以为他告知了家长,医院在这方面确实存在问题。

  而在手术过后的10天时间内,君君被要求要经常到医院换药、输液以及相关治疗,但是这些事君君的父母并不知情,直到9月27日,君君因为治疗费 用不足,才被迫给父亲打了电话。君君称,从到医院,再到进行了手术,都是自己向同学借的钱,家里根本不知道。“我去那天带的卡,卡里只有两千多块钱,都是 跟同学借的,后来钱不够了。”

  但鉴于当时在没有监护人签字的情况下,给孩子做了手术,院方可以考虑将进行包皮环切术及换药的费用退还给君君。